退市新规显然了首要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状态和履路程序,上交所新规与现年7月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

作者:中国史    发布时间:2019-11-27 17:35    浏览::

新华社电备受关注的上海证券交易所退市改革方案16日正式出炉。将上市公司“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情形纳入强制退市新规的同时,改革方案传递出重大违法退市“从严”信号。

但是只有笼统概述不具有可操作性,此次上交所在退市新规中,就对上述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给出了非常明确的标志。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16日发布实施。《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上海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同时发布。

退市新规最突出的特点是对“重大违法”和“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的具体类型,通过列举法给出了明确的标准。

对于上市公司严重危害市场秩序,严重侵害社会公众利益,造成重大社会影响的,新规专门作为一类退市情形进行规范。根据新规,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情形包括:上市公司或其主要子公司被依法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或者被撤销;上市公司或其主要子公司依法被吊销主营业务生产经营许可证,或者存在丧失继续生产经营法律资格的;交易所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违法行为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的严重程度,结合公司承担法律责任类型、对公司生产经营和上市地位的影响程度等情形,认为公司股票应当终止上市的。

这4种情形集中围绕违法行为是否影响公司的上市地位进行规范,相关标准更加明确、客观、细化,为后续执行提供依据。

上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7月27日证监会《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要求,退市新规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情形和实施程序,制定了标准更客观、程序更透明、针对性更强、威慑效果更好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相关业务规则。据介绍,上交所退市新规明确了证券重大违法和社会公众安全重大违法两类强制退市情形。其中,在原欺诈发行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两大领域的基础上,新规对证券重大违法情形进行了类型化规定,明确了首发上市欺诈发行、重组上市欺诈发行、年报造假规避退市以及交易所认定的其他情形等四种情形。

对于新规实施前已经完成重组上市的,如果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在新规实施前已经“脱胎换骨”,公司控制权、主营业务等均发生了变化,再予退市不尽合理。所以,《实施办法》正式施行后,重大违法上市公司再进行重组上市的,才按照新规实施强制退市。

关于年报造假重大违法,新老划断的起算时点也很明确,即追溯后自2015年起连续会计年度财务指标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才予以退市,而2014年及其以前年度的财务情况不再考虑。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上交所新规与今年7月证监会发布的退市若干意见相比,在重大违法情形的规定、重新上市要求等方面做出了较为明显地“升级”。比如,根据新规,被吊销营业执照、生产经营许可证等影响公司正常经营的情形,也将被强制退市;而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上市公司,将不得重新上市。

从上述表述可以看出,无论是对重大违法的定性,还是对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的定性,上交所都设置了“兜底条款”,在不符合列举情形时,上交所保留了对违法情形进行自主认定的权力。

退市新规依然延续新老划断原则,时间节点从证监会下发的退市决定算起。

对于重新上市,新规实施前已因重大违法被上交决定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司,在新规施行后36个月内申请重新上市的,仍适用原规则。

今年7月,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的决定》,要求完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主要情形,强化证券交易所的退市制度实施主体责任。

对于在市场入口即违法的欺诈发行公司,上交所认为,违法行为恶性较大、反响强烈,新规不再给予其重新上市的机会。而其他重大违法退市的公司,则需要在股转公司挂牌转让满5个完整会计年度,方可申请重新上市。

上交所在新规中不但严格了退市标准,还在退市环节上进行完善,以提高“出口”流动的效率。比如,新规明确了停牌、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的各个环节,将暂停上市期间由1年缩短为6个月,提高退市实施效率。